一家企業的穩健發展離不開戰略方向的指導,而這背后,足見掌舵人的智慧與堅持。“我想用科學研究和數據證明我國優質中藥的價值,并將它告訴全世界。”這是周俊杰的內心呼喚。縈繞之下,而立之年,他毅然離開外企,重新出發,選擇了上海和黃藥業(以下部分簡稱“和黃”),一家新成立的中成藥公司,擔任總經理、總裁至今。

短短20年來,周總帶領團隊打造了一眾明星產品:其一,國家保密品種-麝香保心丸,我國心血管患者最常用的中成藥之一,上市近40年,超過1億人次服用,發表了2700多篇科研論文,榮獲幾十項國家級省市級獎項。其二,瞄準國際市場品種—膽寧片,在2016年獲得加拿大衛生部天然藥品和非處方藥局批準的上市許可證,熱銷海外指日可待。回頭看,每一步都扎實如初。

所謂成大事者,如同攀登一座無頂之山,不斷挑戰自己,探索更高的風景。2018年11月27日,周俊杰總裁榮獲“上海市工商業領軍人物”稱號,我想,對周總而言,這份殊榮將轉換為下一站的動力,向上。對此,新浪健康特別策劃《健行者·行業領袖》有幸采訪到周俊杰總裁,記錄和黃逐夢歷程,致敬攀登者。

自帶光環高起點,往哪走?

“將中藥國際化,為國藥正名,成就它在國際市場應有的地位。”是原和記黃埔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李嘉誠先生的夢想,這也擊中了周俊杰內心深埋的“國藥情結”。 2001年,和記黃埔與上海中藥制藥一廠共同出資,組建上海第一家中外合資中成藥企業:上海和黃藥業有限公司。

原上海中藥制藥一廠及“上藥”牌注冊商標等轉入合資企業。而上海中藥一廠,則是由上海灘4家赫赫有名的百年老店合并而成,分別為雷允上、胡慶余堂、童涵春堂、蔡同德堂。如此高起點,讓站在巨人肩膀上、初生的和黃稍顯“迷茫”,如何發揚這些經典品牌、如何實現傳承中藥夢想、如何走進國際視野?時任和黃總經理的周俊杰調研產品、走訪專家,思考近半年,決定要在創新上狠下功夫,周總回憶說,“我國中藥文化歷史悠久,蘊含巨大潛力,需要甄別、再研究。但近現代以來,藥品的評價主要是一系列西式研究體系在主導,受制于此,優質中藥很難大展拳腳。和黃當務之急需要確定一批種子選手,迅速開展研究,實現價值證明并長期堅持。”說干就干,但醫學背景出身的周總內心深知藥品研究體系繁雜、投入大、風險高,他依然懷揣信心,做好打硬戰的準備。

榮譽加身,“小藥丸”大放異彩,走對了!

若要論起最佳種子選手是誰?周總笑稱:“未來不可限量,但麝香保心丸一定是目前乃至和黃歷史中最耀眼的那顆星,當之無愧。”

源自古方,改良工藝再優化

據周總介紹,麝香保心丸的主要研發人、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心內科戴瑞鴻教授曾回憶:“當時治療心絞痛的藥物不多,我們在想解決之策時,受到當時日本中藥企業將經典漢方加工制成 ‘救心丹’暢銷國際一事的刺激與啟發,有了靈感。”

1974年,在上海市衛生局牽頭下,上海中藥一廠(現上海和黃藥業)和戴瑞鴻教授為主的團隊成立專家組,精心選方,最終確定以宋代《太平惠民合劑局方》中芳香開竅的代表方劑蘇合香丸為研究對象,運用現代藥理研究方法,在保留了原組方中的心血管活性成分、去除了藥效不明顯和有害成分后,最終優化確定了現有麝香保心丸的7味藥組方和含量。專家組還采用了獨特的微粒丸技術,在確保制劑穩定、藥物釋放迅速、生物利用度高的情況下研發出了標定含量22.5毫克,直徑僅2.85毫米,名副其實的“小藥丸”。1981年上市之年,戴教授還公布了其與日本“救心丹”的雙盲對照試驗,結果兩藥臨床療效相近,而副反應以麝香保心丸更小;起效時間麝香保心丸最快為30秒,而“救心丹”為3分鐘。雙盲對照的結果讓中國中醫藥界揚眉吐氣!

攻克難題,解碼療效研機制

周俊杰上任之初,了解到麝香保心丸背后的研發故事,備受鼓舞,尤其是和戴瑞鴻教授暢談后信心倍增,他認為,“這么好的品種,歷經臨床多年實踐,如果不作深入細致的研究就可惜了。我們應該堅持把最有價值的品種吃透,讓它為更多人的健康服務。在這樣的理念支撐下,我們有了頂層設計,向董事會上報了5年計劃,并在國家相關科研機構和上海市科委的支持下,堅持開展了系列的物質基礎和藥物代謝研究。”

經過不懈努力,麝香保心丸在物質基礎研究、基因組學/蛋白組學/代謝組學等系統生物學研究、基礎/現代藥理研究、臨床研究等方面開展了大量系統性研究。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軍醫大學張衛東教授通過系統生物學方法研究確定麝香保心丸有抑制心肌梗死進展的作用,另外,它對促進治療性血管新生有獨特作用,這在冠心病的二級預防中尤為重要。(血管新生是慢性炎癥反應的重要組成部分和自然反應,是一種對缺氧缺血損傷的代償機制。)2004年,麝香保心丸促進缺血心肌血管新生的研究成果發表在《生命科學(life sciences)》雜志,得到西方醫學界的認可。

周總表示:“近年來,我們進一步明確了麝香保心丸的多途徑、多靶點的作用機理,發現其抗炎、穩定動脈硬化斑塊等眾多心血管藥理作用。”付出終有收獲,除了一系列接踵而來的學術肯定外,國家也給予了高度的關注與支持,最近的莫過于今年(2019年)1月8日,麝香保心丸的現代創新研究項目“基于整體觀的中藥方劑現代研究關鍵技術的建立及其應用”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成為國內為數極少獲得國家最高科研成果獎勵的中成藥典范。

另一項歷時8年,由和黃啟動的循證醫學研究有望在今年公布研究結果。據悉,該項目是國內第一個符合國際慣例的心血管中成藥循證醫學項目,獲得“美國臨床試驗注冊”認可。這項研究由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葛均波院士、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范維琥教授共同領銜,全國100家三甲醫院共同參與,對2700例患者進行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臨床觀察,預期獲得麝香保心丸治療慢性穩定性冠心病患者療效、安全性、遠期心血管事件影響的科學評價,萬眾矚目。

大量的臨床使用證實了麝香保心丸用于冠心病心絞痛防治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而大小上千多篇科研文獻使其不僅用得好,還說得清。周總感嘆道,10年投入上億,我們證明了麝香保心丸是藥效物質清楚、作用機理明確、臨床安全有效、質量穩定可控,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現代中藥。

如今,麝香保心丸作為低價藥,獲得了國家中藥保密品種、國家重點新產品等諸多榮譽,并入選國家重大新藥創制科技專項,獲得上海市科技進步一等獎,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等諸多獎項,已進入《國家基本醫療保險甲類目錄》及《國家基本藥物目錄》等多個國家用藥目錄。麝香保心丸已遍及全國,使上千萬病人獲益。

下一步,借助創新研究瞄準全球,加快步伐。

突破,叩開中藥國際化大門,向前沖!

在我國中藥現代化取得豐碩成果的情況下,中藥國際化卻一直困難重重,對此,周總分析有兩點主要原因:一是西醫學體系和中醫學體系的巨大差別,導致西方對中醫藥的認知和接受程度有限;二是復方中藥產品存在的“成分物質不清、作用機制不明”等問題影響了西方對中藥“安全、有效、質量穩定一致”的認可。

2010年,上海市科委啟動了中藥現代化專項課題“膽寧片的二次開發”,組織上海中醫藥大學、上海中藥標準化研究中心、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龍華醫院、上海和黃藥業等單位開展產、學、研合作。3年研究產出了一系列重要成果,為走出國門提供扎實的理論依據。據悉,單就加拿大申請注冊,所用它的藥材安全性方面,和黃就提供了800多篇文獻,以及已發表的10篇SCI英文論文和32篇中文論文為佐證。

2016年,和黃的2號種子選手—膽寧片在加拿大成功注冊,成為公司首個全部“功能主治”為加拿大官方認可的復方中藥,這也是和黃中藥國際化戰略里程碑的一步。此次注冊還在《中國藥典》標準的基礎上,進行了質量標準提升,制定了膽寧片的國際標準。該標準在定性、定量、重金屬檢測、農藥殘留檢測、微生物檢測、每片膽寧片的每味藥的提取物(或生藥)含量標準都進行了完善,保證產品質量的穩定、有效和安全。

周總坦言,這也算離夢想更進一步,他一直希望“由中國制定國際認可的中藥標準,這才是中藥國際化的正途。”

我國藥物化學科學家、中國科學院陳凱先院士興奮地表示:“膽寧片的國際注冊成功得益于它可以講得清楚的持續創新研究成果。這一案例也為我國其他中藥企業提供可效仿、可期待的楷模之一。”

除了科研的步步深入,和黃對藥品質量不敢松懈,面對變化,靈活應對。

自建藥材基地,把控質量,新挑戰!

藥材好,藥才好!

周總表示,“和黃對產品的質量控制有著嚴格的標準,如指紋圖譜、0.1微米的終端過濾技術都是保證產品質量穩定如一的法寶。”

而近年來原藥材、人力成本不停上漲,自然環境惡化導致的藥材原料受到污染,藥性發揮不均等,都給中藥企業帶來巨大的生存壓力。怎么解決,又是一個難題?

周總毫不猶豫的告訴記者,“藥品的質量關乎人的生命健康,像麝香保心丸又是急救藥品,制藥企業一點都不能含糊。經過深思熟慮,公司決定加大投入,與供應商合作共建人參、麥冬等主要藥材的GAP種植基地,進行產地對接,配備專業的技術指導人員與田間管理人員,確保藥材的質量。

不懼變化,征服下一個高度

近年來,隨著國家對醫藥行業的監管趨嚴,整個行業都面臨著調整、洗牌,陣痛在所難免。但正是對藥品的考究、對產、學、研各個環節高要求的執著,企業才能保持多年的穩步增長。

周總深信,和黃已經抓住了機遇,因為有核心競爭力的企業將會進一步受到市場認可,強者恒強的時代即將到來。大道至簡,懷揣中藥現代化、國際化夢想的我們,將會始終堅持創新內核驅動,迎接未來,征服下一個高度,向上攀登。